enchanté

好的

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,盛着快乐,盛着悲哀。但人不是容器,人是导管,快乐流过,悲哀流过,导管只是导管。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,一直到死,导管才空了。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。 ——木心 《同车人的啜泣》

展会礼品

下雨天在家还是蛮舒服的😌

This Night And The Next Laurel Music

夜晚再刷了一次Hang Over Part 2之后,打开虾米看到了这首歌。

我很喜欢看Hang Over。我很想知道我的好朋友们,像博哥,达,佳炜他们,如果他们要结婚的话,会在什么地方,跟什么人,然后我们的bachelor party会怎么样?当然我知道肯定不会像电影里面那样疯狂。但是我知道跟他们在一起的确是会发生一些很疯狂的事情。That's cool. 我很喜欢跟那些会go crazy的人在一起玩。

说好了要好好准备,结果还是到临了的时候草草了事。可能是习惯了,小学的时候,无论有多少事情做得不好,等几年,就毕业了。初中也是。高中也是。大学也是。再多不好的事情积累起来,好像毕业了之后就可以一笔勾销一样,重新开始。

可一年之后,就再也没有毕业了。没有一个一笔勾销,清算的deadline。

一年之后,就是一眼看不到头,漫漫无了期的,生活的汪洋大洋。而不再像从前那样在游泳池那里,从这里到那头,就算完成了一段。

以前用那个magical day,来一笔勾销,其实就是逃避之前的所有问题。因为在学校,由始至终唯一的目标就是那一个。做好了,就算过了,其他事情都像可以没关系。

到了现在呢,做什么似乎都是看不到尽头。不起波澜。寂寂然一片漫无边际的水。

真的很不擅长处理这样的日子。所有事情都拖,不想管。可能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,但是这么做了之后呢?又会怎么样?按部就班地把事情做好了,然后呢?生活仍然如此,日复一日的机械运动,重复模仿,复制过去的每一个日子。

就像Hang Over,并不是marrige令他们觉得人生有什么不同了,而且他们被下药之后做得crazy thing,令他们觉得cool,fun,make something different,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个在日复一日的沉闷日子里进行角色扮演的人。打破了生活的平衡。

我很羡慕那些知道,甚至仅仅是觉得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的人,哪怕是仅仅虔诚地相信某件事好像一定会发生一样的人。How could they do so?

好像Forver对他们来说真的mean something,而不是只是一个概念而已。

时间越来越碎片化,支离破碎,but what is the glu?

“无回报噶窝?”

这又不是risk-return model。

No one wants forever anymore.

No one there's trying.

It is the way that you.

There is no way that I could possibly forget you.

Thank you got me and forgot me.

© enchanté | Powered by LOFTER